石头沙拉拌番茄酱

一见钟情!

“今年我看到梅花了”

新年快乐!

2019加加油!

关于“火山口记录”

请看上方我的名字。
并想象
一小堆淋着番茄酱的石头
的样子

于是 火山的产出
就是火山口记录啦
希望以后这里会有有意思的东西出现

从前期点小红心小蓝手狂魔
变成现在这样半天不带出动静儿的
我经历了什么_(:з」∠)_

【帕露】久别,重逢,久别。

※短小,短小,短小
※以二位的性格真的会抱抱吗?

——

久别,重逢,久别。

——

“哟,露琪尔。”
金红石抬头,又一次看见他从那个盒子中坐起来。
他的眼睛里映着正午阳光的灿烂,而盛满了对面那个脸上百感交集的影子。
他的浑身都披着美丽的光芒。
四下没人。
他笑意不改,微眯着眼,可是渐渐地,脸上逐渐覆盖上了飘来云朵的阴影。
一瞬间,金红石觉得他会在脸全部被那阴影吞噬时,带着笑容再一次倒下去。
毫不犹豫地,金红石在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向前一探抱住了他。
动作很轻,不敢用力——毕竟太用力会碎掉。
但是因此,那股小心翼翼的劲儿里掺着无尽的思念和温柔。那里面有一种无处诉说的痛苦,寒冷,而现在它就像春天的消融的冰雪似的,慢慢流淌开来。
“露琪尔……”帕帕拉恰见他埋在自己又一次开始反射阳光的蓬松发丝里,一言不发,手和胸膛的力道在克制着,但是总有什么掩饰不住的情感已经不可遏制地散发出来,传达到了他这里,而且他也欣然接受。
他也轻轻地,回抱住那身躯。
帕德玛刚玉借着金红石的辛苦换来的成果又一次拥抱了他。
二人在阴影中拥抱在一起后又被阳光笼罩,就这样静静地呆了一会儿。

“抱歉。”冷不丁听到这句话,刚刚还沉浸在温暖中的金红石顿时一惊,差一点没控制住。
怀中的人突然变得沉重。

金红石心中的呐喊愈发响亮,他感觉面前的人从怀抱里流走了。

果然,他又一次倒下去了,带着矿物碰撞的清脆声响。
房间中光影斑驳,云层有几个洞,透下阳光,使那又一次沉睡下去的身体上孔洞里填着的,已经无用的材料看起来亮亮的。

他只是动作机械地又一次记录下使帕帕拉恰醒来的材料组合,切割方式,大小,操作过程,等等等等……然后把他的盒子转了个方向摆着,使他面冲着阳光。
然后,他搬来椅子,静静地坐在帕帕拉恰身边。
“稍微和他多待一会儿吧。”
风又带来云彩,带来阴影。

请求

请求
虽然我还没有更新
不过原来的版面果然还是好一些

朝天竖中指: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冬三角】晚归的法斯法菲莱特以及关于大家

现代日常向的文。一个诡异的现代设定。

晚归的法斯法菲莱特以及关于大家

△冬三角 没有什么CP向吧。但是安特库只有几乎一两句话的戏份。
△黑水晶——卡恩格姆。
△性格表现得很有问题。
△并不好吃的小零食,没什么营养。
△我也许还挺高兴写这个的。会有后续的小零食。

——

“我回来了安特库——”
法斯法菲莱特打开了门,冷气一下子扑进门厅,刺得坐在饭桌前面的人没有被包裹的脖子一哆嗦。
“才回来啊。”
“……卡恩格姆?”
“你以为呢?”
“……”
尴尬了,尴尬了。
法斯法菲莱特今天再一次忘记了接下来的这一周安特库去出差而接下来自己还要和卡恩格姆两个人住在这间屋子里整整五天的事实。
外加今天一个晚上。
他羞愤地摇头,手足无措,噔噔噔地跺了跺地板。
“别跺了,楼下的人明天又要来找我了。”卡恩格姆很头疼,“都九点四十了,你少吃点得了,免得变胖,还麻烦。”
“实际上八点钟以后再吃已经很悬了吧?!”
说着法斯的眼睛突然僵了下去,只见卡恩格姆端走了自己用过的碗筷盘子,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个饭盒,把剩下的饭菜装进去起身离开收到了冰箱里。
“给你留的蒜毫炒肉,还有米饭。不许被我发现你半夜用微波炉。”他平静而有些安心地说。
“长胖你又不负责。我不吃了。睡得愉快。”然后法斯如行云流水般地把衣服换了一通,秋衣秋裤加拖鞋瞬间解放出来,整个人虽然没趴在地上,但无论从神态,心理,还是脚下踉踉跄跄啪嗒啪嗒的动作上来看,进卧室那就是一个——
“那就,滚进你的被子里去,爱咋咋地。”
法斯没理他——毕竟这个形容他完全不反对。
包括进屋关灯,往身后一甩手,再直接倒进被子里,一翻身就裹了进去,无比流畅。

哎。他叹口气,之后关好客厅灯,把门上的钥匙孔用钥匙堵上,拉了几下确认锁好,收拾留下的饭菜,刷了碗碟,卡恩格姆也不紧不慢地打着哈欠无奈地骂着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以后他再八点钟以后进屋我还留个屁的饭菜哎。”

——
安特库琪赛特依然在开会。
并不是商业机密,他也不是那种戴眼镜穿西装打领带盯着投影仪上的曲线皱眉手里转着钢笔的社会精英——
虽然不是什么小角色了,但他看的不是y轴上以万元为单位的数字,那上面是一个更加触目惊心而诡异的数据。

“今年冬天,直到现在,车顶天窗被冰溜子给捅了的——是这些个玩意儿。”
站在投影仪前面的女人凌厉地说。

安特库,法斯和卡恩格姆所在的单位负责的领域十分独特。
在这座城里,有一些特别的烦恼。
冬天异常寒冷,一阵暴风雪过去书上冰溜子到处都是,于是停在树下的车顶天窗和各种如邮筒之类的设施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夏季多日极度高温干燥,之后八月中旬的某一天一定会大雨倾盆而下,持续数日乃至整整一周。
春秋大雾数日不散,海边岩石崩裂现象严重,因此常常发生各种微型走私事件。
“您好,您小孩的圆规盒子上有一块翡翠,而且像是翡翠砸坏了盒子?”
“我们在海边那块石头下面待着,包开着,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但这是一个正常的城市——它有时尽管天气奇特,但该地区千百年来一直如此,降雨总量正常,气温平均正常,向来多无大灾大难,人类没有过度破坏自然环境,森林覆盖率很高。

所以只要有些人去管管那些紧急的个性化需求就够了。

比如,像安特库,法斯,卡恩格姆他们。
本质最平凡的工作之一,最不平凡的生活方式之一。
最有意义的生活之一。

磷叶石学长。

“……你这是被谁附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