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沙拉拌番茄酱

一见钟情!

关于“火山口记录”

请看上方我的名字。
并想象
一小堆淋着番茄酱的石头
的样子

于是 火山的产出
就是火山口记录啦
希望以后这里会有有意思的东西出现

从前期点小红心小蓝手狂魔
变成现在这样半天不带出动静儿的
我经历了什么_(:з」∠)_

【帕露】久别,重逢,久别。

※短小,短小,短小
※以二位的性格真的会抱抱吗?

——

久别,重逢,久别。

——

“哟,露琪尔。”
金红石抬头,又一次看见他从那个盒子中坐起来。
他的眼睛里映着正午阳光的灿烂,而盛满了对面那个脸上百感交集的影子。
他的浑身都披着美丽的光芒。
四下没人。
他笑意不改,微眯着眼,可是渐渐地,脸上逐渐覆盖上了飘来云朵的阴影。
一瞬间,金红石觉得他会在脸全部被那阴影吞噬时,带着笑容再一次倒下去。
毫不犹豫地,金红石在他想要站起来的时候身子向前一探抱住了他。
动作很轻,不敢用力——毕竟太用力会碎掉。
但是因此,那股小心翼翼的劲儿里掺着无尽的思念和温柔。那里面有一种无处诉说的痛苦,寒冷,而现在它就像春天的消融的冰雪似的,慢慢流淌开来。
“露琪尔……”帕帕拉恰见他埋在自己又一次开始反射阳光的蓬松发丝里,一言不发,手和胸膛的力道在克制着,但是总有什么掩饰不住的情感已经不可遏制地散发出来,传达到了他这里,而且他也欣然接受。
他也轻轻地,回抱住那身躯。
帕德玛刚玉借着金红石的辛苦换来的成果又一次拥抱了他。
二人在阴影中拥抱在一起后又被阳光笼罩,就这样静静地呆了一会儿。

“抱歉。”冷不丁听到这句话,刚刚还沉浸在温暖中的金红石顿时一惊,差一点没控制住。
怀中的人突然变得沉重。

金红石心中的呐喊愈发响亮,他感觉面前的人从怀抱里流走了。

果然,他又一次倒下去了,带着矿物碰撞的清脆声响。
房间中光影斑驳,云层有几个洞,透下阳光,使那又一次沉睡下去的身体上孔洞里填着的,已经无用的材料看起来亮亮的。

他只是动作机械地又一次记录下使帕帕拉恰醒来的材料组合,切割方式,大小,操作过程,等等等等……然后把他的盒子转了个方向摆着,使他面冲着阳光。
然后,他搬来椅子,静静地坐在帕帕拉恰身边。
“稍微和他多待一会儿吧。”
风又带来云彩,带来阴影。

请求

请求
虽然我还没有更新
不过原来的版面果然还是好一些

朝天竖中指: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冬三角】晚归的法斯法菲莱特以及关于大家

现代日常向的文。一个诡异的现代设定。

晚归的法斯法菲莱特以及关于大家

△冬三角 没有什么CP向吧。但是安特库只有几乎一两句话的戏份。
△黑水晶——卡恩格姆。
△性格表现得很有问题。
△并不好吃的小零食,没什么营养。
△我也许还挺高兴写这个的。会有后续的小零食。

——

“我回来了安特库——”
法斯法菲莱特打开了门,冷气一下子扑进门厅,刺得坐在饭桌前面的人没有被包裹的脖子一哆嗦。
“才回来啊。”
“……卡恩格姆?”
“你以为呢?”
“……”
尴尬了,尴尬了。
法斯法菲莱特今天再一次忘记了接下来的这一周安特库去出差而接下来自己还要和卡恩格姆两个人住在这间屋子里整整五天的事实。
外加今天一个晚上。
他羞愤地摇头,手足无措,噔噔噔地跺了跺地板。
“别跺了,楼下的人明天又要来找我了。”卡恩格姆很头疼,“都九点四十了,你少吃点得了,免得变胖,还麻烦。”
“实际上八点钟以后再吃已经很悬了吧?!”
说着法斯的眼睛突然僵了下去,只见卡恩格姆端走了自己用过的碗筷盘子,从旁边的茶几上拿起一个饭盒,把剩下的饭菜装进去起身离开收到了冰箱里。
“给你留的蒜毫炒肉,还有米饭。不许被我发现你半夜用微波炉。”他平静而有些安心地说。
“长胖你又不负责。我不吃了。睡得愉快。”然后法斯如行云流水般地把衣服换了一通,秋衣秋裤加拖鞋瞬间解放出来,整个人虽然没趴在地上,但无论从神态,心理,还是脚下踉踉跄跄啪嗒啪嗒的动作上来看,进卧室那就是一个——
“那就,滚进你的被子里去,爱咋咋地。”
法斯没理他——毕竟这个形容他完全不反对。
包括进屋关灯,往身后一甩手,再直接倒进被子里,一翻身就裹了进去,无比流畅。

哎。他叹口气,之后关好客厅灯,把门上的钥匙孔用钥匙堵上,拉了几下确认锁好,收拾留下的饭菜,刷了碗碟,卡恩格姆也不紧不慢地打着哈欠无奈地骂着街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以后他再八点钟以后进屋我还留个屁的饭菜哎。”

——
安特库琪赛特依然在开会。
并不是商业机密,他也不是那种戴眼镜穿西装打领带盯着投影仪上的曲线皱眉手里转着钢笔的社会精英——
虽然不是什么小角色了,但他看的不是y轴上以万元为单位的数字,那上面是一个更加触目惊心而诡异的数据。

“今年冬天,直到现在,车顶天窗被冰溜子给捅了的——是这些个玩意儿。”
站在投影仪前面的女人凌厉地说。

安特库,法斯和卡恩格姆所在的单位负责的领域十分独特。
在这座城里,有一些特别的烦恼。
冬天异常寒冷,一阵暴风雪过去书上冰溜子到处都是,于是停在树下的车顶天窗和各种如邮筒之类的设施就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夏季多日极度高温干燥,之后八月中旬的某一天一定会大雨倾盆而下,持续数日乃至整整一周。
春秋大雾数日不散,海边岩石崩裂现象严重,因此常常发生各种微型走私事件。
“您好,您小孩的圆规盒子上有一块翡翠,而且像是翡翠砸坏了盒子?”
“我们在海边那块石头下面待着,包开着,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但这是一个正常的城市——它有时尽管天气奇特,但该地区千百年来一直如此,降雨总量正常,气温平均正常,向来多无大灾大难,人类没有过度破坏自然环境,森林覆盖率很高。

所以只要有些人去管管那些紧急的个性化需求就够了。

比如,像安特库,法斯,卡恩格姆他们。
本质最平凡的工作之一,最不平凡的生活方式之一。
最有意义的生活之一。

磷叶石学长。

“……你这是被谁附体了吗?”

【冬三角】记这一年的一次冬巡

开场废话几句。

冬三角……这篇文主要出场的还是磷黑(整文的方向和CP感觉其实不明显?愣要讲方向的话果然还是磷黑吧)

我不会写战斗x 感觉自己这篇文出来以后需要去按牛顿的棺材板
● 捏造了磷叶石的头没有被带走的情节。
有 一句话不到原创人物

这篇文炖了很长时间,估计还是有明显错误的。
欢迎并感谢指正。
小南极的(伪)回归可能并不是全文重点。
文章重点不明 详略不当注意x
被我写得情感无比僵硬x

希望以上OK 以下正文 感谢阅读

——

今年冬巡的第一天。

在一次遭遇中,黑水晶的左腕被月人带走了,不过后来在学校找到了烟晶接上,相容性很好,效果完全不差;真的应该庆幸遭遇的那天在最危急的时候他们的援军居然来了,于是,黑水晶的大部分碎片都被悉数找回,胳膊如前文所说找到了无比合适的替代材料;当时圆粒金刚石一边破口大骂一边漂亮地打开了射向磷叶石脖子的箭,然后带着两三个人顺势划开正迅速合拢的黑雾。由于戒备及时,所有暗箭都被挡开,所有人最多都只是裂了几道口子或者掉了点渣子。

假如那个时候,援军没有及时来的话,黑水晶和磷叶石这俩人真的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得住。

新的一天到来了。一开始还是不错的,没有阳光,是个阴云笼罩的早晨。

磷叶石和黑水晶踏进茫茫雪原与满天白絮构成的银色世界里。

满眼的白刺得磷叶石难受。包括天上地上的,自己身上的,现任搭档身上的和那家伙他头上的。

以至于他突然想把黑水晶剃秃。

然而低头一看——
得了吧,连我们身上都涂得白花花的。他顿觉无力。
——

黑水晶的左脚脚腕出现了裂缝,但是看起来还不会断掉。他一只手放在脚腕边,另一只胳膊上挎着剑,和磷叶石连滚接爬顺带飞奔地逃脱到箭雨的边缘。

这一次的箭矢数量如此之多,以至于怎么挡怎么躲都没用了。如果不赶紧跑离它们的降落地点,肯定会有箭从头顶劈到脚心,将人一分为二,然后再被打几下,碎落一地。

之后,会被那些月人从地上捡起来,端详一番,放进碗里,带回月亮上去,可能贝壳状容器里的东西还能看出些身体部件的形状,会有曲线漂亮的几缕头发,会有形状清晰的下颏和颈,甚至会有一双手捧着一只还在黑色高跟鞋里的脚,断面一定还是闪闪发亮的。

那个场景令磷叶石记忆犹新。

那个时候,几个月人把尚且完整的躯干从地上抬起来。他的衣服已经脏兮兮的,破了好多处。
注意到了然后就朝着磷叶石走过来的月人手里捧着的就是一只黑色高跟鞋里的脚。

他的嘴竟然是被自己的手捂住的,而且还怎么都挣脱不开。
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残酷的一切迅速地发生,南极石离自己越来越远。
于是最后,他走远了,磷叶石终于解放出来,可以去追赶了,但是已经那么远了,追不回来了。
他问了,没有回答,回答不了了。那张嘴,那个还保留着形状的下颏,就在月人搜集起来的一堆已经不成型的碎片里,一起被带走了。

那时候不是像现在这样,箭雨多得让人眼花缭乱。
那时候,只有一箭而已。

在有箭要落地的最后一刻,磷叶石骤然停下,在雪地上划出一道大印子,把黑水晶推出去,张开合金膜,勉强挡住身后的箭雨,保护因为自己这边合金太重跑得慢而跑到了前面的黑水晶。

这一次他必须得拼命保护了,幽灵水晶已经走了,黑水晶的体内肯定不会再有谁了。

他只得咬牙挺着,努力忍受着不堪承受的脆弱躯干中心产生的即将崩裂的痛感。不断有细小却速度极快的冰和岩石的碎片飞过来,透过断断续续地在合金膜上出现的空隙打到他脸上,但那些空隙却又不足以让箭透过来。他困难地维持着合金膜现在最大的状态,尽力挡住身后上方飞来的箭雨。

合金膜实在张不了更大了,它的边缘一直在波动不定着,磷叶石只好索性不再管如何把它弄得更大了,打算就这样保持下去。

合金填补着他体内的裂隙,磷叶石努力把它们调动到保护膜上,于是有些碎片开始摩擦着,令他更加痛苦了。最后他想着,还是不要到后来还没被一根箭打到身子就直接断了,比脖子往下那么多,还是确保身体能撑住,我能往前跑一跑再说吧。

见箭雨稍微稀疏了一点,下一波再来还需要点时间,黑水晶看准了时机,终于停下回头,刚好有一块高高的岩石山,他拼命奔跑踏一块结在上面高耸的冰一跃而起,高高的,磷也找了个关头上去猛地伸出合金脚下跳起来推了他一把。飞快地向前向上走了很长一段距离的黑水晶用上全身的力气把剑掷出去,好巧不巧,或是说运气好,亦或是在他意料之中——那剑翻着落下去,把“器”劈成两半。

这把赌成功了。上一次剑也扔出去了,最后落下去,很失败。

磷叶石在下面看见了消散掉的月人。他顿时松一口气,然后赶紧收回合金,又跑出去保护黑水晶,毕竟万一“器”里面又炸开些东西可就不好了。

就在这时,伴随着突然的疼痛,他的视线突然一片模糊。

上面掉下来来一个人影,看样子应该是黑水晶。

“接啊!这时候用用你的手臂啊!”

磷叶石慌乱起来。他现在看不清了,只能根据模糊的影子勉强判断位置。见头顶上那个人形越来越近了,最后他凭着感觉一下子聚起向上的合金,包住了黑水晶。
这一次他判断得还是很准的,虽然他可能承受不住了,毕竟合金很重,他突然直来直去地调动了这么多次,身体已经透支,这一回又全部集中在上方,还多了一个重重砸下来的黑水晶。
那一瞬间,他稍微跳动着的那么一点信心顿时被突如其来的重量压得喘不过来气了,膝盖陡然向下一沉,感觉浑身都猛地像刹车或是被浇了冷水一样无比沉重,剧烈得像地震一样的震动了。
最后磷叶石一个趔趄站不稳,晃荡几下,脚磕在地上,摇摇晃晃的。他拼命想最后坚持一下,朝着一块模模糊糊看起来像是稍微柔软些的雪地去,同时不忘彻彻底底地把黑水晶包裹起来。
结果这一切只持续了一秒钟不到,除了被迅速包起来的黑水晶。上面的人逐渐带着合金向下沉,磷叶石一下子跌了下来,带着合金和里面昏昏沉沉摇摇晃晃心里极度不安的黑水晶一起,又被绊了一下以后是尖锐的一声磷叶石的惨叫。
这一下是在一条磷叶石没看见的深沟前的岩石坚冰上。他们又飞了出去,飞过深沟,滑下一个山坡,磷叶石身上布满了合金修补的裂缝。他继续叫喊着,双手不受控制,突然变成了更适合之前把之前被包在头顶上的黑水晶牢牢死死地圈在怀里的姿势。磷叶石想要把双手举出去,缓解一下现在他极度恐怖的感觉,但是他的手像当时捂住他的嘴一样完全不受控制地突然改变了形状,在磷叶石的怀里圈紧了黑水晶。

最后他们到了平地上,滑出去好远才停下来。

刚才那一下子震得不轻,纵使是硬度7的身躯也有些招架不住,感觉腿好像还是裂了,手也快断了,左脚更是岌岌可危。黑水晶皱着眉头,又有些无奈地凝视着七零八落的磷叶石,而纠结嫌弃。

刚才那个姿势究竟是怎么回事!被圈在怀里算是怎么回事啊!不过一想,要是不那样的话,自己现在能不能用这个形状走还真说不定了。

现在磷叶石七零八落,身子估计嘁里咔嚓崩得不像话了,腿也情况堪忧,手自然是断不了的,但身上脸上很多的碎片都落在他脚底下和合金手臂里面。
合金真的还是挺有用的,而且越来越像生物了,会在空中帮助磷叶石捡起碎片。
磷叶石才反应过来视线模糊的原因是他的脸刚才因为合金和劈头盖脸过来的各种碎片,都快碎成渣渣了。

脸上的疼痛还在继续,但好像减轻了一些。不过还是看不清的,在眼前晃来晃去的只有透过晶体的模糊色块。

白色,灰蓝色,黑色,银色的光芒在自己视野中呈现着模糊的斑块。

如果从出来的时候开始,就用合金好好地保护着,对合金的掌握再熟练些,让他的身上没有裂缝和缺口,我们都能够发挥全力去战斗,我的眼睛也不变成这种样子,哪怕是摔倒什么的用合金撑住,总之,不少什么东西,我们都完好无损的回去,那不是比起现在好多了吗?
磷叶石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自己的手一度失控,不过这一次是保护了黑水晶,狠狠地圈住了他。

磷叶石依然警觉着,希望自己能够马上看清些,至少能察觉到突然飞来的会爆炸的球状宝石,或者说朝着身上不知道哪里射过来的箭。毕竟现在他的手已经能继续听他的话了。
用合金作成箱子的话,我现在看不清楚,万一黑水晶又躲开,我会不会又把自己关起来,结果又来不及了?刚才那样他该不会有阴影了吧。

好在黑水晶似乎还是没有懈怠,虽然好像还在埋怨磷,但头部位置的几片影子好像一直在动,他应该也在看着四周吧。

不行——果然还是锁定不了,万一他又分心了会不会真的又发生什么呢。

刚才的箭雨真恐怖。尽管这一次意外的没有什么会爆炸的东西出来,只是把“器”解决就完事了,但是——

如果当时稍微分一下心,跑得稍微慢那么一点点的话——

是不是真的就会变成 一地的碎片了?
然后,我的手像刚才,和以前那一次一样,再次失控,不论以前我已经把它们使用得多么熟练了?
我不想了。这双手不能再失控了。

磷叶石这么想了,结果他一度想要再用合金将现在他旁边的黑水晶包裹起来,任凭它们变成诡异扭曲的形状,只要牢牢地护住他,不像当初那样,而是伸出手去。但现在还是不要打扰他好一些吧,都警觉一些也许有用。他压住自己的手,没有再动。他的头脑里充斥着混乱,好像能听到合金流动的声音。

最后他叹口气,还是支撑着布着裂痕与合金的腿,站起来,用手作了道屏障,把自己和黑水晶罩在下面。

“你用不着那么担心的。”黑水晶抬头望了一眼滚动的合金,又继续观察四周。“你又在瞎想了。果然看不清楚了不是什么好事。视觉出现问题以后思维更加活跃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把人搞成这样?”

“我还是怕。”磷叶石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句话,刚一出口他就后悔了——太傻了,他怀疑待会儿这家伙又得骂他。他十分惊讶于他的声音在颤抖。

至于骂他的原因,可能是习惯了,然后不了了之,或者因为他这话太无缘无故,根本说不清楚了。或者说,黑水晶会不会已经懒得骂他了?他想不清楚。于是,具体表现出来就是那合金厚重缓慢地翻滚着,活像乌云,又似月人每一次来的时候坐着的那一大堆黑乎乎的云彩。

他突发奇想,做了点事情,突然间放松了手,完全不管不顾黑水晶一时间气得说不出话或者叫带着不解的奇妙表情地任由合金流下来,从黑水晶的头上,肩上淌下来,搞得他样子很是滑稽。

他自己也被落下的合金笼罩住,只见眼前流过细细密密的合金流,像丝线似的。也是奇怪了,突然有个地方的合金好像真的完全控制不了了,汇着头上垂下来的顺着脸颊淌下来了。逐渐压下来重量牵扯着他膝盖逐渐朝地面靠过去,最后他变成了跪地的姿势,合金变成一张大网,仍然剧烈地波动着,把二人罩起来。

合金网突然施加的重量让黑水晶站不稳了,他也倒了下来,摔在冰雪上。重量越来越大,搞得他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磷的眼神空洞茫然,好像现在合金压根跟他没关系似的。

“如果这样——一下子弄过去,变成这样——再拉过来——”
黑水晶被网状的合金推向磷叶石。
“——再包住——”
金色流体爬上黑水晶的身子,扣住他的关节。黑水晶想趁着那东西还没攻占他的脖子,先探出去,却被推搡的合金拧了回来。

“就肯定没事了?”

这时合金变成了正方体囚笼的形状,把二人关在里面,栏杆的位置不断移动着,形成波动的屏障。意外的像以前那个关着磷叶石,捂住他的嘴的正方体。金色映着夕阳时分云后金红色的光亮和冰雪银白色的反光,格外耀眼。

黑水晶的表情大多变成了惊恐。
“你这家伙肯定是疯了吧!”他带着恐惧和些许愤怒,悲哀地说。“突然这样子吓人做什么啊!”

磷只是费力地用残破的脸扯出一个无力而有些扭曲,十分不自然的笑容,他底下了头,平静而颤抖地轻声道:

“是的吧。”
然后反应过来刚才黑水晶似乎是问了个问题,又回答,“一直站着累,先坐下休息一会儿。这样的话,有太阳也没关系,反正肯定能立即包起来的。”
合金的形状越发狰狞,逐渐炸开。黑水晶的脸只是更加惊恐了,眼睛瞪得大大的,紧紧咬着下嘴唇。尽管他知道,磷除了让他黑水晶比现在还要更不舒服以外,对他自己应该干不出什么傻事儿来。
但他还是没来由地担心着这个家伙。
不,万一他把那脑瓜子给撞过来呢?黑水晶想到这里,又开始更加不安,无论怎么说,他的脑袋硬度始终比我低一些。

就在他拼命地想办法要从这个牢笼中挣脱出来的时候,磷叶石突然一抬头,望了望上面逐渐褪去金红变成黑色并逐渐被厚重得像剧院幕布似的乌云掩住的天空,把合金慢慢地都收了回来。流体逐渐爬了回来,在手臂重新聚合的过程中,一些磷叶石的碎片渐渐被推了上来,在表面粘黏浮动着。他又看了一眼仍然惊恐万分的黑水晶,再一次伸出了正常形状的手,把黑水晶拉起来,和他一起凭着感觉往回走去。

现在变成了一个几乎是瞎子的家伙,拉着一个清晰地望着一切的人走着,脚下磕磕绊绊的,却没人会叫停这荒唐的行为。

磷叶石又摔倒了一次,这一次是因为看不清地面。他吃痛出声,玛瑙制的腿上布满被合金填补上的裂隙,和冰的撞击声清脆入耳。黑水晶无言翻白眼,此时只得无奈相对。他一想,还是再爬起来,要再拖着磷叶石回去。

却在刚刚把那人上身撑起来,他也颤颤巍巍地支起膝盖的时候,黑水晶好像被什么东西吓了一跳,惊呼一声,手一滑,磷瞬间跟合金似的又滑了下去,突如其来的失重感也把他给整懵了,浑身哆嗦了一下子。

然后二人双双唰唰瞪大眼睛——虽然其中一个还是看不清,但当他的脸终于被涌出的合金和碎片补整齐时,随着视线终于清晰,最后他脑袋里好像轰地一声,炸开了花。

在这个地方,地面上冰的中央原本一直有一些大大小小的水洼状的盛有液体的坑,现在那里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长方形的冰坑。

冰坑里盛着晶亮的液体,似水却非水。

一大簇晶体从水里冒出来了,长成一个人形。

那个人形从冰坑里慢慢坐起来,然后在二人惊恐万状的目光下,撑起了带着晶体多面结构的,透亮而修长,形状优美的双腿。

那个人从头到脚都显出一种清透的英气,而身体的优美线条也展现出来。金红色的阳光通过他的身体发生折射,使他看起来流光溢彩,逆光望去竟是令人意想不到的无比耀眼。

他有着清秀精致而略带棱角的面容,角度恰到好处的肩膀,纤细修长的身躯和四肢,优美而充满力量感。

他是美丽的,仿佛自冰雪中而出,带着清新与锐利,浑身溢满光彩。

他望向了二人。

落日最后的光芒色彩尤其浓烈,在冰原上染上艳丽的金红,那么鲜亮却丝毫不明快,沉重厚实,却又耀眼。黑云还在翻涌着,马上就要闭上大门,彻底挡住光亮了。地平线处的太阳最后地灿烂燃烧着。在有着大面积黑色的画布上,落日显得更壮美浓艳,对比强烈到扎眼,在远方射来的空气中的光辉由于距离却又柔和了一些,像大河流淌奔腾着,绵延不断,气势恢宏。

那个自液体中升起的人形一下子使磷叶石的情绪变得无法控制,手臂被拽起来,合金网伸出,冲向天空,在一个角度上刚好迸发出耀眼的光亮,然后合金炸成了一簇巨大的花朵,形状却诡异扭曲,有一种杂乱无章的美感。

黑水晶仍然是失魂落魄的样子,那从水中站起来的宝石人不解而稍微慌张地凝视着这副样子的磷叶石。

最后磷的头随着他逐渐慌张扭曲而失神的表情而裂开了,合金从脖子里伸出来,变成树的形状,抓住了碎片。于是他整个人几乎都变成了一棵合金树,生着薄荷绿色的叶子。

——
最后老师也见他们太久不回来,着急了,就赶过来把磷叶石,黑水晶和那个刚刚出现的新人带回学校去了。

跟着老师的是一众不停地打哈欠的宝石人,包括一个刚来没到一年的孩子。

老师带着那个从水里出来的家伙,磷叶石透过每一块碎片看着那个人。

“老师,您要给他取什么名字呢?”铬透辉石
问。可能是因为他刚来没多久,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一直都很好奇,结果到了冬天的晚上依然很精神。

他是前段时间新来的,被两位紫水晶带了回来。

这时候磷叶石在心里默默地想,他早就有过有一个很好的名字了,他一直都想着再次对着面前站着的人喊出这个名字来,尽管那个名字对他来说总是带着痛苦,每次提起都伴随着自责。
老师没有转过脸来看铬透辉石,只是领着那个刚刚诞生出来的家伙。
——

“安特库琪赛特。”

结果黑水晶替他说了。于是磷叶石顿时因为他现在没有嘴了而感到一些泄气,很是难受。

“那是他的名字吗?”铬透辉石问,“为什么你这么快就起好名字了呢?”

“这个名字存在过非常久的时日了。而且……”黑水晶抬头看着磷叶石被举着的的碎片,又补充到:

“某人念叨的都快疯了,念叨了好多年,最后真的疯了,对着我念叨起来,今天更是那样,就算他没说出来,我都能感觉到,他在我背后念叨,在我附近,跟前,看不见或看得见的地方念叨,无时无刻在心里,在那儿最最深处的地方念叨,可能是永远停不下来的——”
“念叨着安特库琪赛特这个名字。”

啊,你错了。我根本没有念叨啊,倒是一直在想着,因为光念名字已经无法满足了,不停地想那些事情,亲手试图弥补当初的错误,这是个更高的层面了,不是吗?不停地想起那些事来,仔仔细细地回味每一个细节,以此发泄我的感情,这不是比念叨强许多吗?

磷叶石很难受,很痛苦。他痛苦地经历了一次战斗,结果由于失去了完好的视觉而痛苦地陷入了回忆,现在他更痛苦,因为他只能默默地想,连对他发出声音都做不到。

在经历了一系列难受之后,他还得难受痛苦着,于是将来与新生的南极石相处的每一天里,他可能一天比一天更加地痛苦。

到最后,他到底会不会痛苦地再一次裂开呢?
会不会彻底变成粉末,连那个庸医也无能为力呢?

他还是忍不住了。虽然回味的方式细腻些,更具体,南极石更活灵活现,但是他果然还是需要直接的。

安特库琪赛特——
安特库琪赛特——
安特库——
安特库——
他半夜开始喊了。同伴们睡得很沉,没人听到他喊话。

第二天,他和黑水晶的工作还是需要继续。
现在的南极石却在学校那里,学习练习着他的工作。
磷还是要那样一刻不松懈地保护黑水晶的,毕竟他体内这次真的没人了。

日出很美,晴天的颜色很漂亮,但实际上,在冬天这些景色最好不要出现了。乌云这种东西,简直就像被子一样,盖上以后令人安心。

把我们都盖起来,以后最好谁也不要走了。

END

感谢把这篇没水平的文读完的您:з

闪闪亮亮的帕帕拉恰_(:з」∠)_x